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于姓的天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1|回复: 0

于腾断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0 15:5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于腾(1832—1890),罗庄区沂堂镇寨子村人。幼时家贫好学,为人放猪亦向学不辍。后被塾师董继志发现,收为义徒。同治三年举进士后,授四川铜梁县知县,后代理成都府知府。1890年病逝于任上。于氏性情诙谐,每遇豪强欺压平民之讼,于氏不惜歪曲法典,正做戏谑之判,折损的豪强哭笑不得,有“冤”也无处诉。
有个叫吴云斗的,山东郯城县六合店人(今苍山县神山镇六合店)。科举不第,弃文经商,与人合伙跑四川做大黄、川连等药材生意。后遇时疫,伙伴客死铜梁。吴云斗折了本钱,便流落铜梁县赁间小屋,以测字卖卜为生。
这天,吴云斗一早间开门,有一五旬老者上门求卜。自称城西张街人名叫张再石。吴云斗让张再石拈个字测算。张再石拈个“言”字。吴云斗道:“此“言”字青年拈之有诗书讲学之喜,言加青为请。老人拈之有口舌相争之忧。你从城西方来,西方为“兑”,兑为少女,言加兑为说,少女之说,定有谈婚论嫁之事。求卜可是为此事?”张再石把手一拍桌子,随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诉说了一遍,原来张再石早年曾为幼子寻下一房童养媳名唤乔姐,后因儿子遇时疫染病夭折,遂收为养女,今年方十六岁。五天前,租地东家乔春阳下乡收租,见乔姐花开正红,俊秀无比,便起了色心。打发管家传话要收乔姐为妾,并捎来绸缎两匹,铜钱一串,说是花红彩礼。由于事发突然,张再石怕得罪东家把地收回,当时未置可否。后想想,允了婚事就等于把乔姐往火坑里推,太对不起乔姐。于是决定把彩礼退回。邓春阳一听好事泡汤,恼羞成怒,派人打了张再石一顿后,还扬言要到县衙告张再石赖婚。张再石乡下人,哪经过这样的阵势,听得不知所措。闻听吴云斗算卦测字很灵,连忙进城来求吴云斗指点迷津。吴云斗听到这里道:“言字加忍为认,此事你如果忍心,便把婚事认下。如果不忍心,你就去公堂告他。言加公为讼,讼者官司也。遇清官能讨回公道之理,遇贪官能成冤案之诉。据听说时任于县令是个清官,兴许你去告状,他能与你还个公道。
timg.jpg
于是,张再石投状县衙,状告邓春阳逼婚,邓春阳初始仗着财大气粗,想凭钱买断,哪想县太爷于腾,却不吃这一套,又加于氏久闻邓春阳的恶名,早想教训他一下,只恨一时抓不到他的把柄。如今这机会送上门来,岂肯轻易放过。结果判个邓春阳仗势逼婚,殴打乡人。除杖责四十,还衙前枷首示众三日,以儆效尤。邓春阳气得昏天黑地,回家后在床上整整躺了三个月才能出门。他事后探知是算卦的吴云斗为张再石指的路子,大怒,欺吴云斗是客籍人,这日便带了几个家丁来报复吴云斗。哪曾想吴云斗虽系儒学出身,但他老家六合店本是六合拳的拳旺之乡,村上人无论老少妇幼鲜有不习六合拳者。吴云斗虽然不是高手,可动起手来,平常的笨汉十个八个也甭想近的他身。邓春阳的家丁与他一交手,便纷纷被他打趴下了。吴云斗抓住邓春阳才问他为啥要欺压外乡人 ,谁料邓春阳竟死了。原来邓春阳素有心疾,平日又酒色过度,淘空了身子,今见吴云斗抓住了他,以为要打他,竟吓犯心疾生生吓死了。人一死,事就大,吴云斗一挂铁链就进了铜梁县大牢。
于腾三推六问,备知详情,又听吴云斗乃乡党口音,胸下早存怜悯之心,再问又知是做生意赔了本钱回不了家,心中早打定了主意。提笔判曰:被告吴云斗卖卜人,不合与当地乡绅邓春阳相殴,邓氏素患心疾,身心孱弱无朝夕,二人相殴以致邓氏疾发身亡,被告吴云斗虽无杀人之心,但邓氏身死业已属实,吴云斗误伤他命,死罪可释,活罪难饶,着吴云斗杖四十徒五千里外东海郡铁底铜帮的万丈冷水沟充军劳役,永不赦还。
东海郡冷水沟为何地?吴云斗之老家也。东海郡乃是郯城县之古称。冷水沟,即今罗庄区沂堂镇冷水沟村,与吴云斗老家六合店仅一地之隔也。
(转自罗庄区政协网站,感谢原作者)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