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于姓的天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86|回复: 1

于谦越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2-16 21:41: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者提示】本文整理自 2010年 第4期 《民间文学·故事》,刘自忠所作同名故事,故事本身没有历史记载可考,但却表现了于谦的坦荡和大义凛然,转载仅供欣赏。
明景泰八年(公元1457 年),已经是太上皇的明英宗在大臣徐有贞、石亨等人支持下,趁弟弟明景帝病重,发动了一场宫廷政变,重新登上了皇帝的宝座。
七年前,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率领铁骑分四路大举南犯,年轻气盛的英宗朱祁镇在宦官王振的蛊惑下,贸然亲征。 在土木堡,明朝数十万大军被 蒙古军队一举击溃,英宗也成了也先的阶下囚,史称“土木之变”。也先挟持英宗,率众直趋北京,欲一鼓作气攻取明朝的京城。
就在这危机的关头,以于谦为代表的一批大臣处变不惊,迅速而果断地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拥立英宗的弟弟朱祁钰为帝。景帝即位,立即任命于谦为兵部尚书,打响了北京保卫战。经过数日的惨烈激战,瓦剌军被击败。景泰元年,被俘的英宗被释回京,被尊为太上皇。
英宗夺回皇帝宝座的当天,就将于谦等人逮捕入狱。徐有贞、石亨等人本与于谦有仇, 此时帮助英宗恢复了帝位,得到了重用,大权在握。他们用历史上惯用的“莫须有”手法,将“谋逆”的罪名强加在于谦的头上。
aOWCXHMGVAfhizU24f6w80GruoryCOeo536UzXEVEwgvY1513638424867.jpg

这天傍晚,被审讯了一天的于谦带着一身伤痕回到狱中时,一名狱卒悄悄地说:“于大人,我知道你是受冤的,此次进来,他们一定不会让你活着出大狱的。还是想办法逃出去吧!”
于谦吃惊地看着这名狱卒,过了半晌,才叹息一声,说: “我知道他们要害我,可我一心为国,苍天可鉴。”
狱卒有些着急了,说:“大人你怎么还这样想啊,有人想置你于死地,根本就不管你有没有罪,就算你以前有再大的功劳,人家也不会看的。我素来敬重大人的为人,如果你打算走,我会助您出去的。”
于谦仍是摇了摇头,狱卒见劝不了他,只得叹口气走了。到了晚饭时间,狱卒将饭端来,悄悄说:“大人想好了没有,天已黑下来了,现在守着的人都是我的好友。如果想逃,我可以悄悄将牢门弄开,让您出去。”但于谦仍是摇头,说:“大丈夫就是死,也要光明磊落。我要是逃出去了,不就真的变成心里有鬼了,你不必劝我了。” 狱卒见他毫不心动,只得说:“我本来想拿身家性命来赌一赌,救大人出去的,既然大人不肯逃生,我也没办法。只求明天受审时,别说出我的意图来 ”
于谦点了点头,看着狱卒走了,他才拿起放在面前的饭菜慢慢吃着。谁知饭还没吃完,就觉得头一阵眩晕,身子往后一倒,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于谦醒来的时候,发现置身于黑暗中,身子上下动着,似乎是被人抬着走。他吃了一惊,立即坐了起来,果然躺在担架上,两名汉子抬着他正走着呢,还有一名男子跟在身旁,此时正行走在一条小巷里。他惊声问:“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是什么人?”
正抬着担架的三人见于谦已经醒了,也就停了下来。那名跟在旁边的汉子叫道:“于大人,是我,我们将您救出来了。”
于谦大惊,一看果然就是劝他逃走的狱卒,其他两人也都是狱卒装束,看来是一伙的。 他急得叫道:“谁叫你们将我偷偷抬出来的。”
从人立即将担架放下,跪在于谦面前说:“对不起,于大人,我们不想看着你死在狱中,又没法劝你逃,只好在饭里放了****,将你送出狱外来。大人,快跟我们逃吧!大不了找一个僻静的地方隐居,再也别理世事了,总比冤死在狱里好。”
于谦站了起来,看了三人一眼,说:“谢谢你们救了我,可是我不能逃。”
三人哪肯起来,急得叫道:“大人,难道你还贪恋做官的富贵,心存饶幸吗?何况我们既然已经行动,再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了。”
于谦将三人扶了起来,叹息一声,说:“我哪里还贪恋权位啊,只是要走也要堂堂正正地走。我理解你们的好心,我想,天下总有说理的地方吧。放心吧,就说是我自己逃出来的,你们将我追捕回去了,他们不会怪你的。”说罢,抬头看了一阵夜色,辨别了所在的方向,大踏步往回走。
众人见于谦到了这个时候仍然不愿意独自逃生,只得扛起担架,跟着他往回走。
刚出得巷口,突然前面冲出三名黑衣人来,手中拿着刀子,大叫一声:“于谦哪里走!” 冲上来将众人围住了。三名狱卒一看阵势不妙,转身就往后跑,可还没走得了几步,赶上来的三名黑衣人挥刀砍了下去, 顿时将狱卒砍倒了,其中一名狱卒叫了一声:“你们……”但黑衣人手中的刀又是一挥,狱卒的头立刻滚到了一旁。
于谦没料到这些人行动这么快,刚叫道:“不关他们的事, 是我自己逃出来的。”可哪里还来得及,三名狱卒早就身首异处了。他怒声对着三名黑衣人说:“你们不是要找我吗?为什么要和他们过不去,他们也是来追我回去的。”
两名黑衣人收了刀,上前扭住于谦叫道:“你果然心生叛逆,大人本来还想放你一条生路呢,没想到你竟然买通狱卒逃了出来。”于谦本来就是一介书生,何况身上又有伤,哪里禁得住两名如虎狼般汉子,立时被按倒在地。
就在这时,两名汉子的手突然松了,接着一名汉子叫了一声:“赵指挥?”两名汉子的身子缓缓倒了下去。
于谦慢慢站了起来,只见另一名黑衣人手中仍拿着刀,鲜血从刀上滴落下来。他指着黑衣人叫道:“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那名叫赵指挥的人笑道:“大人难道你还看不出,这一切都是计吗?”
赵指挥这才说出经过来,其实狱卒将于谦送出狱外来, 也是受石亨指使的。因为皇上也觉得于谦功劳太大,杀了对天下人不好交代。石亨等人看出皇上的犹豫,于是有意安排人助于谦逃出来,再派人追杀,这样于谦背上了一个越狱的罪名,就必死无疑了。赵指挥就是奉命来捉于谦回去的,为了将事情做得一干二净,还奉命将几名狱卒都杀了。可赵指挥敬佩于谦为人,想趁机放他走,这才将两名一起来的同伙也杀了。
其实石亨和于谦的仇,来由并不大。石亨曾守卫大同,北京保卫战之前,他从大同战场逃归,本来已被夺职。后来还是于谦推荐他掌管五军大营,在北京保卫战期间,他是于谦的副手,为击退也先立下军功,进武清侯爵。为表示对于谦的感谢,石亨就荐举于谦的儿子破格提拔。但于谦不但不领情,还上疏景帝,指责石亨行事不公。 于是,石亨由恩生怨,此时得势,更想置于谦于死地。
赵指挥说:“于大人,在战 场上你有勇有谋,可是你做官太正直了,只知道刚正不阿,洁 身自爱,根本看不出来同僚的尔虞我诈。现在你已经被他们弄到狱外来,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回去必死无疑。现在我只好冒死将他们杀了,您趁着没人看到,赶快逃走吧,离京城越远越好。”
于谦哪想得到,石亨为了杀人,竟然生出这些事来,但他仍然拒绝了赵指挥的请求,说: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还是押我回去,生死就听天由命吧!” 赵指挥哪料到这个时候,于谦还是不愿逃走,只得不断劝说。却在这时,四周“呼”地一下,燃起无数火把来,一人当先走了出来,大笑道:“幸好我还有另一手安排,要不然,还真让手下的叛将给出卖了呢! ”却是石亨到了。
赵指挥大叫一声:“于大人,您快走,我替您拦住他们!” 挥刀上前想拦住众人,但他一人如何敌得过众人。石亨手一挥,无数刀往赵指挥身上招呼,只一瞬间,就被众人砍倒了。
石亨走上前来,笑道:“于大人,你不是一直不承认没有叛逆吗,这次你越狱,让我给捉回来了,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看着石亨一脸的奸笑,于谦冷哼一声,说:“想不到你为了名正言顺地杀了我,竟使出这么卑鄙的方法来,可叹大明江山,就败坏在你们这种人手里。”
石亨一笑,说:“其实我还得感谢当初你举荐了我呢,要不是你,我根本没有立功的机会,也就不会有今天了。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于谦叹息一声,说:“当初举荐你,那是因为大敌当前,而你虽然刚吃过败仗,但战场上的勇猛我是知道的,每战必奋勇向前,你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所以,我并没有后悔。只是没想到你心胸这么狭小,就为我不领你的情,竟然心生杀念,要置我于死地而后快。”
石亨哈哈大笑,说:“于大人果然是个正直的人,都这个时候了,还能承认我的优点。但有一件事你却看错了,我们之间那点仇,并不是杀你的理由。 何况不止我想杀你,朝里的大臣,谁都希望你死的。”
看着石亨得意的神色,于谦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timg.jpg

石亨本来是卖一个关子,想让于谦问一句为什么,可于谦并不理睬,只好又说了下去,“在大敌当前的时候,共同对外,大家知道你有勇有谋,为了渡过难关,自然听你的。可现在国泰民安,像你这么耿直的人,同僚们是不会喜欢和你共事的,只有你死了,大家才能松一口气。”
见于谦脸上露出惊异的神色来,石亨更加得意,笑道:“就拿今晚的事来说吧,谁都知道你是不会越狱的,一定是我在给你栽赃。可是,明天我向皇上禀报此事,绝对不会有大臣出来替你说话的。”说罢一挥手,众人将于谦押回了大牢。
次日,石亨上奏英宗,说头一晚于谦买通几名狱卒,越狱逃走,已经被追了回来。英宗听后大怒,立即下旨,将于谦斩首。满朝的文武百官,果然没有一个人出来说一句质疑的话。
英宗重登皇位的第六天,挽救大明朝于危难间的大英雄于谦,被杀于西市。行刑前,于谦望着长空,叹息一声,说:“想不到我日夜为国分忧,不问家计,却遭此横祸。”
身旁的刽子手无奈地说:“大人,只怪您太清廉了,当官的谁不投机钻营中饱私囊啊,您独自清白,在他们中间,早就是个异物了。”
于谦死后,石亨推荐自己的党羽陈汝言代理兵部尚书, 没到一年就因受贿被查办,收受的赃款巨万。明英宗面对此情此景,不禁想起了于谦,对大臣们说:“于谦被任于景泰朝,死时家无余资。陈汝言一样官职,所贪何其多也!”众人惭愧, 皆俯首不能回答。
(配图来自网络,仅为意向,感谢原作者)


发表于 2020-10-31 18: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叫做公道自在人心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