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于姓的天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回复: 0

鬼打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5 16: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鬼打墙是民间非常普遍的传说,说的是一个人走夜路,一夜未走出原地,总在那里转圈子。有的是在荒郊转,有的是在旷野转,有的则在坟地里转,总之是使你迷魂,因此叫鬼打墙。现实生活中可能有这种现象,但不是的原因,而是道路不熟,夜间行走产生错觉幻觉等因素所致,头脑稍作清醒或用一下指南针这个问题迎刃而解。在內蒙草原,那里別说是夜晚打墙,白天都鬼打墙。草原上没有路,都是随便踩出来的,每条踩出的路又有很多叉道,加上草繁叶茂视线不好,走着走着又回到了原地,只有当地牧民才能带你出来。旧社会鬼打墙的事发生多的原因一是错觉、幻觉。二是没有路灯夜色黑暗视线不清。三是没有正式国道,荒原之上平坦而无沟壑草中小道叉路又多,故而容易鬼打墙。此类传说在北方平原地居多,南方山川地较少,原因是平原行路的参照物少。现在国家投资修国道,高速,连接各村的土路都取直而成水泥路,所以再也没有鬼打墙之说小时候爷爷给我讲了本村一件真实的鬼打墙。

28f1d8b0-4969-4865-ae7e-30b319234ab5.jpg

早年我们于家的有一位爷武功高强,身材高大,力气过人,行侠仗义,为人豪爽,路见不平必将干预。爷每次出门都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一次出门办事,因路途较远,到目的地就已过了晌午,回归时太阳已下沉天边。爷策马加鞭急往家赶,边走边哼着小曲好不自在。这时天近午夜阴云密布冷风凄凄,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常言道艺高人胆大,爷从小习武这些根本没往心里去,生来就不知什么是害怕。走着走着马突然打起呛鼻,民间说马眼尖,能见到鬼,有凶险之地就打呛鼻,由此爷才警觉起来。他勒住缰绳,侧耳细听前方隐约有少妇哭声,爷寻思深更半夜良家妇女那有在荒郊野地哭泣之理,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东西。因此暗暗作好准备,应付突然事变。爷睁大眼睛巡视四周,发现前方几丈远之处有一少妇坐于路旁掩面而泣,两只蛾眼不时窥瞟大爷。见爷已近前羞答答地称,“大爷帮帮我吧,带我一程。”爷应答说“如此深夜哪白男女共骑一马之理”坚持不肯,便催马继前行。这时爷只觉后脑勺一阵阴风,寒气逼人,后背如披芒刺,全身发冷,回头一看那女了已坐在了马背之上,并且紧帖爷的身躯,娇滴滴地说:“大爷,您就带我一程吧。”边说边伸出胳膊抱住爷的腰。“我怕掉下去按着您的腰就稳了。”此时爷顿觉浑身不适,冰凉刺骨,阴风绕头,雾气障目,头昏目眩,呼吸急促,四肢痉挛。爷镇静一下心绪,立了立眉毛,攥攥拳头,心想;这家伙道行不小,今天看来我是遇上茬了,赶快想个办法应对,扭转危局。思绪之中,爷用手试着掰开那妇人搂在自己腰上的手,手没掰开却触到了自己腰带,即而灵感出现,我何不用裤腰带将她捆住。民间传说裤腰带避邪,于是爷迅雷不及掩耳一下抽出裤腰带,回于一绕将那如人捆在了自己的背后,那女子见裤带将她捆,呱呱乱叫,求爷饶命,爷心想别跟我来这套,没门!边走边勒慢慢的那妇人没了动静。马驮着二人继续前进,再看那马浑身是汗,两只鼻孔喘着粗气,看样子素的够呛。爷想这马平时驮上两人或拉上两千斤也没累成这样,这到底是什么妖?于是将捆妇人的腰带又紧了紧继续加鞭催马。只听妇人说“勒死我了,你让我下去吧,我再也不敢了,大爷饶了我吧。”爷不听那一套,心想你这个害人精,今天不灭你还待何时,免你日后加害他人。远处的天变得灰白,鸡叫三遍天将开亮,此时就是爷解开裤带她也回不去了,因为民间传说,鸡叫三遍之前鬼必须回巢,否则就永远留在了世上。天彻底亮了,马也实在走不动了,浑身的汗水如同洗澡一般。爷这时回头一看,可不得了啦!马背上驮着一块半腐半朽的大棺材板,再看地上马踩出来的一条又松又软的小土路,是围着坟圈子转了一圈又一圈,一晚上硬没走出这块坟地。

这个故事离奇,但确实是爷爷讲给我的一位祖爷的经历,这也说明鬼打墙在民间多么根深蒂固,在旧中国交通不发达的平原地区是普遍存在的现象。

(于渊博整理自东董庄《于氏族谱》)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