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于姓的天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21|回复: 0

清户部主事于允中故事传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7 19: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袖清风犹故我,三年惠政许泽民”。这是清道光二十年进士,昌乐县乔官镇北李家河村人,曾任户部主事,河北省深泽县知县的于允中,辞官告归途中写得两句诗。于允中,字传一,号乔东,下面简单介绍他的几个故事。

于允中少年家中贫穷,父亲于梅是个普普通通的庄稼人。于允中天资聪明,好学上进,家里勒紧腰带,送他到浮山读书。在浮山读书的学生,大都是潍县城里官宦富户人家的子弟,他们个个穿得是绫罗绸缎,吃得是山珍海味,有的还带着仆人随从。而于允中则吃得是煎饼窝头,穿得是庄户衣衫,官宦子弟睡得是红朱锦床,而于允中则在宿舍的门后搭地铺。有一年夏天的中午,天气非常闷热,于允中请假回家背煎饼,而其它同学则在午休。其中有个官宦子弟说:“今天中午于穷种回家了,咱也到他的狗窝躺躺是啥滋味。”说完就到他的地铺上一躺,就感到凉风习习,不冷不热,更无蚊子苍蝇。这个官宦子弟尝到了甜头,中午晚上都到他的地铺上去睡。谁知到了第三天中午,那个官宦子弟刚躺下,就隐隐约约地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快走啊,別扇了,于老爷不在,是个贱种在此睡觉。”那个官宦子弟顿时感到周围闷热无比,蚊虫苍蝇乱飞,热得他灰溜溜地爬上了自己的床。

这年春天,浮山脚下不远的大柳树村唱大戏,学堂先生要去看戏,就给每个学生布置作业,他给每个学生发了巴掌大一块白纸,让他们在纸上画一百匹马子。别的同学都瞅着那块巴掌大的纸发愁,而于允中则将作业纸向书桌下一放,悄悄出了书院,也到大柳树村看戏去了。中午回来吃了个煎饼,下午又去了。第二天,先生来上课,让同学们都拿出昨天布置的作业看,大部分的学生都没完成,等看到于允中的作业时,只见上面只画了一匹马,这匹马正出一道门,一个人正在门外向外牵它。先生一看,暗暗称此学生有奇才。过后他又出了一幅对子让于允中对;浮山山石,踏一脚石硬,于允中对曰:黄河水浑,手一伸水凉。先生一听,感到对得非常贴切。从此不管是先生还是同学,对于允中的态度都好了许多。

清嘉庆丁卯年(1807年)于允中考中举人,四年后的1811年,皇帝开科大考,于允中和其它举子一样也要进京。别的举子是车是车马是马,随从仆人一大帮,而于允中家里穷,雇不起车马,更请不起随从,靠昌乐县衙给得那几十两银子做盘缠,一个人步行进京。这一天傍晚,他来到一座大庄子,只见庄前有户大宅院,大门外有两付旗杆座子,门外有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正在吸着长烟袋闭目养神。于允中上前打招呼,老者一听是进京赶考的举子要借宿非常高兴。老人吩咐厨房办好了酒菜,陪着于允中喝了酒吃了饭。两人又泡上壶茶拉闲呱,于允中问老人的子女问题,老人说他有三个儿子,大儿子现任江苏省巡府,二儿子现任浙江省杭州知府。还有一个小儿子在家玩耍。说着指着院子里正在玩耍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说,“这就是我三儿子,明天进京赶考,你带上他作个伴,两个人一起去考”。第二天,老者给小儿子准备了行李,并给了于允中60两银子,让他们一起进京。不几天,两人进了北京,并顺利地进入了考场。于允中做完卷子后想想临行前老者的嘱托,便出来看看少年考得咋样,一出门见那少年正在考场的院子里玩耍。就上前问道,”你咋在此玩耍,你的考卷呢?”少年说:“早做完了。”于允中听了一惊,掏出草卷说:“你看看我的卷子能不能考中?少年接过卷子粗粗看了一遍说:“能考中但考不了前头去,考中游以下。”于允中又问少年能否考中,少年说:“我恐怕考不了第一”。结果少年考了第二名榜眼,而于允中考了二百一十三名,放到户部任户部主事,后放河北省保定府深泽县令。

于允中到任后,细心地处理着县衙里大小事务,日子过的平平静静。却说在新泽县城附近有一巩姓大财主,大财主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无子,只有三个闺女,大儿子已去世,只有寡妇大娘与三个已出嫁的女儿。但家里很富裕,有几百亩地,深宅大院,仆役丫鬟成群。二儿子有三个儿子,家里也有几百亩地。因老大没子嗣,就将老二家的大儿子过继过去当儿子,被过继的孩子叫巩学富。这巩学富过继给大娘家以后同在自家一样,有吃有穿过着高贵日子,到十三四岁时,大娘便送他到学堂去读书。巩学富也算是富家子弟。在学堂里读了两年书后。有一天,一位同学闲言淡语地说:“巩学富,你跟着你大娘家,将来也就是继受他家的院子,别的你啥也捞不着。”巩学富问为啥?同学说:“你看你大娘家的三个闺女,每次回娘家又是车又是轿,走后大包小包地捎着。这样,你大娘家的家产,不几年就被掏空了。”巩学富一听,对呀!于是便想谋害他大娘。财主家生活富裕,每天吃饭都喝酒。这一天放学后,一家围着桌子吃饭。巩学富喝了一壶酒后,对他大娘说:“我感觉着肚子凉渍渍的,想再喝壶酒。”于是,大娘便吩咐丫鬟又烫上了一壶酒。巩学富吃完饭后,便悄悄找了一把杀猪刀回到房间里睡了。他躺在坑上翻来翻去睡不着,心里老想着怎样去谋害他大娘夺其财产。半夜时分,他听着大娘睡熟了,便悄悄起来,手执杀猪刀,将睡熟中的大娘杀害了。巩学富杀死他大娘后又急匆匆跑回家,将杀人之事跟他爹说了,他父亲一听,顿时吓呆了,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慢慢缓过神儿来,说:“你快回去,在墙外掏洞,造成外贼进宅杀人的样子!”于是巩氏父子二人便重新回到杀人现场。此时,天已微明,外边街道上已有拾粪的,在外边掏洞肯定会被人发现,于是就从里边往外掏。天亮之后,巩家就到县衙报了案。县令于允中领着仵作随从到巩家一看,当场就断定是内贼作案,并将巩学富缉拿押进了县大牢。巩家老大的三个闺女女婿,大女婿二女婿都在保定府当官,三女婿在京里当官,三个人听说丈母娘被害,都要求深泽县令严惩凶犯。再说,巩学富的父亲一看儿子被抓,老大家的三个女婿对此事又盯得如此紧,就想方设法四处托人,想打通于县令的关系。却说这于允中三儿子的丈人,就在他的县衙里当厨子,他不知天高地厚,贪恋钱财,竟偷偷收下了巩学富家的三仟两银子。这天晚饭后,两亲家在县衙后院喝茶聊天,三儿的丈人便问起了杀人案子的事,于县令一听,急忙问:“你是否收了人家的银子?”亲家便承认了收人家三仟银子的事。于县令一听,大呼到:“完了!完了!我于允中的前程断送在你手里了!”第二天一早,于允中便急匆匆地来到保定府,找同僚们商议对策。最后,同僚们说:“没别办法,你告丁忧吧,你告了丁忧走后,我们再将此案往后拖拖,你的命就能保住了。”于县令无奈,只好告了丁忧,回老家为老娘奔丧。于允中走了后,朝廷又任命了新县令。新县令秉公执法,将巩学富处斩了。

于允中告了丁忧回到昌乐县乔官镇北李家河老家后,一年后母亲才去世。三年守孝期满后,他又打点了行装进京谋官,要求重新上任。经历多方磨难,终于谋得湖北省宜阳县令。一年后因身体原因,告病还乡。后一直闲赋在家,终老山林,享年78岁,身后留下《乔东文集》八部及进士同学录,此文集后传于第五世孙于汉青手里,解放后破“四旧”时被烧掉。

(以上内容来自中国昌乐网)

注:《昌乐县续志》相关记载:

1、选举志载:于允中,字传一,号乔东,三甲八十七名,勑授直隶深泽知县,调湖北宜阳知县。

剪辑_2.jpg

2、事功传载:于允中,字传一,号乔东,少英敏,过目辄成诵,游痒后读书程符山。每作一艺,传送四方。诸名宿莫不为之击节嘉庆,丁卯举于乡,辛未成进士,授户部主事选直隶深泽县知县,深地硗民贫杂税烦重,公悉为罢免。吏白曰:官俸无几,吾辈衣食悉仰给,杂税若罢免何以堪?曰:吾知为官当泽民奚恤其他。三年政声大著,移湖南宜阳县,遂告归,行李萧然,惟一书童相随。途中有句云:两袖清风犹故我,三年惠政许泽民。归后吟诗自适,卒年七十八岁,著有《乔东诗古文集》藏于家。

剪辑_4.jpg

(附注整理:于振华、于之、于君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